中國江蘇網6月15日訊(記者 戚阜生 郭蓓 劉北洋)繼湖南衛視推出了大型親子真人秀節目《爸爸去哪兒》之後,全民掀起了一股關於“父愛”的討論。然而現實中的父親,既要肩挑家庭的重擔,也要承擔工作上的責任與使命。今天就是父親節,讓我們一起走近幾位父親,聆聽他們的心聲,瞭解他們與兒女之間的故事。
  女兒的關心是父親節最好的節日禮物
  “父親節?”李易是省電力檢修分公司無錫分部員工,當他在微信群里看到同事討論父親節時,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作為一個40個月大的女娃的爸爸,他顯然還沒適應能過“父親節”的節奏。
  女兒小名叫妞妞,聰明可愛又懂事,是李易的心頭肉。但平時,妞妞都是兩邊老人帶著。“沒辦法,周一到周五上班,周六周日指不准要搶修,老婆平時也忙的很,動不動加班。所以,平時晚上我們只是儘量多陪一會兒,周末再找時間陪她出去玩。”
  李易從事的是繼電保護工作,負責常州範圍內大部分220千伏及以上變電站二次設備的檢修、試驗、消缺等。電力工作最講究“安全”二字,心細、踏實是對員工的基本要求;電力搶修也要求快速反應、及時處理,所以半夜裡或者周末突然冒出個事故來,必須第一時間趕赴現場,否則萬一故障延伸,就可能導致城市某區的大面積停電。
  妞妞小,對電什麼的並不懂。“所以我很感謝我的爸媽和岳父母,他們把妞妞的起居飲食弄的周到,還把妞妞教育的很懂事。”李易記得有次晚上正陪妞妞在家裡畫畫,接到班長徐建平的電話,告知220千伏新橋變有故障告警必須立即處理。他不假思索的拿起了車鑰匙,還沒開口,妞妞就說:“爸爸,你是不是又要走啦?”李易哄著:“嗯。妞妞乖,等爸爸上班回來,給你買冰淇淋。”妞妞就咧嘴笑了:“知道,不去上班妞妞就會沒有電視看。行,那你去吧。”言談舉止間像個小大人似的,搞得李易心裡熱熱的難受。
  剛到電梯口,妞妞又追了出來,直喊爸爸。本以為女兒又要糾纏一會兒了,正想著如何將她哄騙回去,不料妞妞只是說了句:“爸爸,晚上天黑,小心開車,不要被別人撞了啊。”李易哭笑不得,心想換成別人肯定要說烏鴉嘴了,可這可是他最親愛的女兒呢。他在妞妞臉上猛親了一口,說:“爸爸知道了,謝謝你。”
  對於李易來說,女兒的關心和乖巧就是給他最好的節日禮物。但他更想著,今天要請爸爸吃頓飯,給岳父買條煙,向兩邊的母親一併說聲感謝。愛是一種傳承,而擁有充滿了理解和支持的愛則是莫大幸福。
  兒女非常孝順,希望他們的日子能過好一點
  “天熱!好啊!這樣我的西瓜才能賣出去呀!”與往年的夏天一樣,河南商丘的徐杏林又到南京賣西瓜了。由於天熱,他打起了赤膊,古銅色的皮膚不時浸出辛勤的汗水,“我今年55歲,已經做爺爺啦!有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他們都30出頭了,他們各自有一對兒女。”
  “聽說過父親節,一些孩子好像給老人買點東西,但是我們農村沒有那個概念。”老徐自豪地說,孩子們雖然都成家了,但是非常孝順!他一邊說,一邊從口袋里掏出一部嶄新的手機,“看!這是兒媳婦剛剛給我買的,知道我的耳朵不怎麼聽見,特地買了這個老人手機。”
  四平方米的瓜攤,既是老徐的“營業場所”,也是他住的地方,在接下來的3個月中,無論風吹雨打,他都要堅守在這裡。“種瓜的都不賣瓜,我賣的瓜都是一個老鄉在河南和安徽收上來,一個夏天忙下來能有1萬多塊。”
  至於這1萬多塊怎麼花,老徐一邊抹去臉上的汗水,一邊開心的說:“當然補貼孩子們啊!他們打工很不容易啊,當然希望他們的日子能過好一點!”
  上有老下有小,最大的願望是多陪陪他們
  南京市秦淮區城管大隊機動中隊指導員陳偉今年43歲,已經在一線工作15年。這幾天他又忙開了,“早上7點多就要到崗,為中學生護考,沒有辦法休息了!”
  儘管工作很忙,陳偉總要抽出時間,幫父親洗洗澡理理髮,給父母做做飯。“老爺子有糖尿病,已經在床上4年多了。”陳偉覺得虧欠父親的實在太多了,“以前真沒時間去照顧他們,前不久搬到了二老住的小區,這下子就方便多了。”
  為了不影響護考工作,同時不給父親留有遺憾,昨天下班後,陳偉特地趕到菜場買菜,做上一桌豐富的晚飯,“算是提前給他過父親節了。”陳偉同時很感激自己的母親,卧床的父親都是母親在照顧,而且老兩口都很理解和支持兒子的工作。
  都說家是幸福的港灣,每當下班回到家,陳偉總覺得身心疲憊不想動,懂事的女兒總會為他遞上水果茶水,這讓陳偉心裡暖暖的。在陳偉的印象中,11歲的女兒多年以前就懂事了,每年父親節都會說聲“爸爸節日快樂”,還會親自動手畫一幅圖給陳偉。近年來,陳偉陪女兒時間越來越少,經常受到女兒的埋怨,但只要有空,他都會帶女兒出去玩一玩。“我上有老下有小,最大的願望就是休閑的時間多一點,能多陪陪女兒,多陪陪父母。”
  帶著兒子參觀工作單位,希望他感悟人生價值
  吳浩江是連雲港海事局值班長,原來他在家並沒有過“父親節”的傳統,但偶爾會打個電話問候一下自己的老爸。妻子看了熱播的《爸爸去哪兒》後就半開玩笑地表示,兒子從小到大基本都我帶,父親節母親節都應該我來過。聽到妻子這句話,吳浩江心裡很不是滋味。
  因為工作特殊的緣故,吳浩江需“五班三運轉”值班,很多時候還有夜班,年假基本上也沒時間休,陪孩子玩對他來說可以說是奢侈。
  父親節的前一天,兒子就要中考,在備考時間里,兒子每天都要熬到半夜。為給孩子調劑放鬆,吳浩江決定父親節前帶兒子去自己單位看看,讓他走進工作中的父親。
  找準周末,吳浩江早早把兒子叫起來,開車帶他去單位。“我的工作性質不分節假日,只要有事都要隨時跟,責任大還要細緻,我希望兒子看到這樣的爸爸會有不同的感覺。”這是吳浩江“組織”這個活動的初衷。
  兒子開始時並不情願,但在他一再動員下,才不情願帶著耳機上了車。到了單位,吳浩江陪兒子參觀了辦公室以及海上搜救中心,還登上了海巡艇,給兒子介紹了船舶交通指揮、海上人命救助等海上安全監管工作的重要性。
  “平時我只在新聞里出現‘海事’和看到有關海事的宣傳時才會叫家人來看。”也難怪,兒子原本認識的爸爸,只出現在電視里。“爸爸,你這工作責任也很大啊!”跟著吳浩江轉了一大圈後,兒子感慨地說。吳浩江不禁失笑。
  “我希望他能感悟到人生價值,認識到每個人都必須做好自己的事情。”面對即將拉開的中考大幕,吳浩江也希望藉由這次特殊的參觀告訴兒子,中考只是人生一個階段的經歷,但在他奮鬥的每一個階段,家人永遠是他堅強後盾。
  唯一一次對兒子動手,心疼不後悔
  南京市公安局鼓樓分局網絡警察大隊副大隊長辦公室里,32歲的陶奕正在抓緊午休時間研究攝影器材,他準備送給還有一個月退休的父親一樣心儀的禮物。
  “我爸是個老警察,我今天會穿上這身警服也與他的影響密不可分。”陶奕兒時的記憶里常常有這樣一幅畫面:穿著軍綠色警服的父親虎虎生威地在自己面前打了一套擒敵拳,“那時候對警察的印象就像朱時茂和陳佩斯的小品里演的那樣,很威風。”直到2003年在鼓樓派出所當刑偵民警時,陶奕才意識到“威風”背後的辛苦,“那時候真的像‘賣血’一樣拼命,我們三個人的警組一年打處各類犯罪嫌疑人89人,這個數字在當時是全市局警組中的最高紀錄。”陶奕停頓了一會,接著說,“有時候特別累的時候也會有困惑,我爸就一直跟我說,做警察就不要想著升官發財,人一輩子有很多東西值得追求。他一直給我灌輸的思想就是心要定,不要浮躁。”
  “總是向你索取卻不曾說謝謝你,直到長大以後才懂得你不容易”就像歌曲《父親》里唱的一樣,陶奕現在回想起最能感受到父愛流露的一次竟然是父親這輩子唯一一次對他動手,“我記得是為了上警校的事情,我爸為我聯繫、奔波了很久,但是那時候自己不懂事很叛逆,都到最後一步體能測試了,卻臨陣退縮,為此我爸第一次跟我動了手。現在想來卻是那一刻最真切地感受到他對我的好。”
  父子間這唯一的一次動手也在父親陶景凱的記憶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記,談及此事,這位60歲的老人竟情難自抑地濕了眼眶,“陶奕從小到大都很聽話、懂事,我對他沒有什麼要求,就希望他做一個格正的人,希望他走正路,做個警察。”當問及是否後悔對兒子動手時,陶景凱擦了下眼淚,堅定地說:“不後悔!但是心疼。”在陶景凱的淚眼中,耳邊仿佛再次響起了那熟悉的旋律:“我是你的驕傲嗎,還在為我而擔心嗎,你牽掛的孩子啊長大啦……”  (原標題:父親節聆聽“爸爸的故事” 點贊平凡而又偉大的父愛)
創作者介紹

辦公室裝修

xy99xynbf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